树木丛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叶修真的非常好,温柔又绅士,超级棒的,而且绝对是帅哥!

不能摸的猫咪:

很辛苦,还是爱你如初。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微博地址


《全职高手》真人化消息传出后,我们和许多同担一样担忧、困惑、迷茫。争议之下,我们也看到对许多对叶修形象、人格的误读。我们想要解开这些误读,专注原作来使爱意长存,而非以任何名义或目的去丑化、矮化角色,反成为伤害角色和原著、刺伤同担的刀。本微博仅对话原著粉,不针对任何演员及粉。


本LO欢迎大家随意转载,站内、空间皆可,微博请走首行链接,为转发贡献一份力。

感谢每一位爱意长存的同担,也愿每一位同担都爱意长存!


记录:2017.6.20 15:48 屏蔽解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真的不能和粉丝一起看电视剧,太不入戏又太入戏。是在演戏在走剧情,不要放在角色之外呀。

真令人难过,喜欢的是假的,不能喜欢了。白白付出。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Laceration: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童和性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童癖宣泄欲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恋童癖,你们做的事比恋童癖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写或者画软性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异空【原创】一

本来打算细致的写,但发现赶不上征文了。而且这一拖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不如现在写了吧,也试着参加征文。排版很瞎。

       青山小学里有一棵蒲桃树,花很香,果子可以吃,但老师们吓唬小朋友们说蒲桃很容易长虫子,吃了会拉肚子。当然这是吓不住的,只是蒲桃结果时正好放假,学生们都在外头野疯了,没几个想起来倒腾这蒲桃果。也是巧,也许是有点矮,激不起孩子们的猴性,也许是老师们管得严,看的紧,没得着机会,这树没有几个人爬上去过。

        阿树很喜欢这棵树,开花香极了,花落下来和下雪一样,而且还很神奇。神奇在哪儿?
       

       阿树来学校早,每天早上一进校门就盯着它看,一次她注意到有很多鸟飞到树上,可她到树下看时一只鸟也看不见,影子都看不见。太奇怪了!这肯定是魔法!
      
      阿树这样告诉松果,说:“松果我们一起爬上去看吧!很神奇的!”
       

       松果是个致力于当别人家的孩子的人,他想着赶紧到教室写好昨天晚上没写完的作业,把好朋友的话当作新出的动画片情节,拉着阿树往教学楼赶,说:“你作业写完了吗?爬树。我可不给你抄了老师会骂的。还会告诉我爸妈和你爸妈,然后咱俩就惨了!”
      
      
       阿树还真的没写,她不是个勤快的好孩子,但她是个害怕老师和请家长的好孩子,所以她害怕了,把什么神奇的鸟呀树呀都抛到脑后去了,一下子跑了起来,扯着松果差点摔了一跤。
      
       “你不早说!我忘记了!完了完了!”阿树边跑边嚷。
       
       松果听了也嚷:“那关我什么事?你自己不听课的,活该。”
       

       两人吵闹着,早上的校园也迎来第一批到来的学生,喧闹起来。那棵蒲桃树也如往常一般,在风的吹拂下摇曳着绿叶迎接学生们,和飞蛾扑火似的鸟。

         天气逐渐热了,预示着暑假即将来临。与温度一样气人的期考后,就是漫长又短暂的两个月假期。这样开心的时候总是伴随着
      
       “这次暑假作业就是这本练习册,开学了要交。回去别只顾着玩,按时完成作业,出去玩注意安全,天热了要游泳不要瞎跑,要有大人陪同,不要玩火,这个很危险的blablabla”
       
      “暑假作业已经发给你们了,开学交。完不成的叫你家长来说,有什么理由。听到没有?”
      
      这样的声音,开心的时候总是有人给你找不痛快。
      
       “听到了。”阿树边答边想。
         
     
      “阿树,你暑假准备干嘛?”
      
      “不知道,我爸妈没空,哪儿也不带我去。你呢松果?”
      
      “我也是,我爸说他公司接下来特别忙,我妈也是。他们怎么那么忙?”
      
      “我妈说了,忙才有钱给我上学吃饭吃零食,不忙我就要变电视里的街上的小乞丐了。”
      
      “我妈不是这么说,她直接插着腰跟我说,‘不工作?不工作喝西北风呀?!’ 老师说了风不能喝。”
      
      “对,喝了会肚子疼。不过我还是希望我爸妈不要那么忙。虽然这样好像不太好。”
       
      “我也是。”松果低下头踢路上的石子,忽然想起了什么猛抬起头,说:“对了!你可不要光顾着玩不写作业,到最后几天跟疯子一样找我补。”
      
       阿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恼羞成怒,拿起书包就打,边打边说:“我才不会呢!到时候看谁找谁补!”
    
       松果见状赶紧跑,跑了还不忘回嘴:“那等着瞧!”
      
       阿树气得不行,下定决心回去一个星期就写完,让松果看看,她可勤快了!
      
       然而……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还有两天就要开学了。阿树在家里翻来覆去,她的作业只写了两三页,她想都怪动画片太好看,一定是题目太难。她渐渐开始怕,这学期的数学老师很可怕的,写不完作业会不会被在全班面前点名?会不会请家长?会不会被骂?她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又不肯去求松果,会被他笑的,死都不要求他!哼!可是也不好意思找别的同学,赶也赶不完了。怎么办?怎么办?
      

       阿树越想越难受,就出了家门,还是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办,看见医院想实在不行装病吧,可是被发现怎么办?那就真的生病?不行不行,打针好痛。
     

       看见小河想实在不行跳下去,不行不行,最新的动画片还没有看。
     

       看见天空想有个神仙来帮我就好了,神仙太忙的话妖怪也可以,写完作业就行。
      
      
       要是假期再长一点就好了,要是老师不布置作业就好了,要是老师不检查就好了要是可以躲起来就好了等等。

       想着想着走到了学校门前,阿树抬头望了一眼,看到蒲桃树挂了几个小果子,有鸟扑棱着飞过去,眨眼就不见了。
       她忽然想起自己的发现,鬼使神差的走到了树下,看了看四周,保卫处爷爷吹着风睡着了,学校里静悄悄的,再没有其他人。阿树咽了咽口水,想大不了被抓到说自己想摘果子吃,只会被说两句。就这么想着她就爬上了那棵树。

      “哎?!”

      保卫处的爷爷吓了一跳醒过来,看了看,没看到人,有点生气的说:“现在的孩子呦,大下午的不好好睡午觉跑来恶作剧,真是”
      念叨着念叨着又睡着了。而蒲桃树上还是原来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远处的松果呆住了,他还没有接受自己看到的那一幕:
       他的好朋友,阿树,好像在树里消失了,被树吃了。

     

  
     

很遗憾,从来没有喜欢过人,没有爱过。未来的时间里也没有这个打算。觉得自己很可怜,可又不愿意让自己不可怜。真难想象我爱上一个人,爱是世界上最美,又最折磨摧残人的。这大概也是我不想写爱情的原因。也许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写不了。

感触

大学是真想试试交朋友,然而好像并没有被别人当朋友。既然不觉得我是朋友,不可亲近,那么就算了吧。过往种种,投入了很多,并无隐瞒,并无欺骗,诚心以交,换不来就换不来了。你若无心我便休,没什么好说的。

吐槽

爱给我加戏的室友,不穿宽领,说因为我没安全感,怕人看,不穿紧身也说我怕人看……你的心理活动不要加给我好不好呀?我就不爱穿紧身,就喜欢穿宽松的。就喜欢穿秋裤!

cp

看了自己的喜欢,感觉说我不站cp都没人信,然而就是不站,那些文很好,可是不站。他们要星星我都愿意去摘,看好多好多的文,觉得都不是他们,也不会是吧。我不愿意萌cp了,因为这样就很好,他们这样就最好了。明月于空,心明如镜,澄澈坚韧。